返回首頁
特別策劃CURRENT AFFAIRS
特別策劃 / 正文

普惠金融:為鄉村振興輸送持續動力

來自福建寧德、龍巖地區的調研報道

  福建省東北部的寧德市古田縣,被稱為“中國食用菌之都”,其中銀耳的產量占全國的90%,大部分是以“專業分工+種植戶”的模式生產的。

  47歲的渭洋村村民陳炳登是眾多種植戶菌農中的一員,已經種了20多年銀耳,“以前搭幾個茅草棚種植銀耳,收成好的話一年能掙7萬塊錢。”2014年,陳炳登加入農豐食用菌專業合作社,不僅能從合作社買到所有種植需要的輔料,合作社也為銀耳銷售搭建了橋梁,陳炳登感覺做什么事情都方便了很多。

  最重要的是,陳炳登通過合作社從銀行貸到了款,“之前不敢擴大規模,有合作社做后盾膽子就大一些。現在每年能做20多萬袋,每年能掙20萬至30萬元。”

  陳炳登不知道,他能獲得貸款、擴大規模、增加收入都源于普惠金融這樣一個“舶來品”概念在中國的落地實踐。

  “合作社擔保+農戶資產反擔保”

  2005年,聯合國將普惠金融定義為“以可負擔的成本為有金融服務需求的社會各階層和群體提供適當、有效的金融服務,小微企業、農民、城鎮低收入人群等弱勢群體是其重點服務對象”。

  無論在中國還是在全球各地,上述人群想要從銀行獲得貸款都是不容易的。而去年,陳炳登從銀行獲得了20萬元貸款用于擴大生產。“月息7厘,已經算低的了,如果從民間融資要1分2至1分5。”陳炳登能獲得貸款得益于古田縣的一項普惠金融模式創新。

  古田縣是全國農村“兩權”抵押貸款雙試點縣,以此為契機,古田縣農信社與農豐合作社一起創新了“合作社擔保+農戶資產反擔保”的模式,有效解決了農戶貸款無抵押、擔保難的問題,有效盤活了農民手頭沉睡的資產。即農戶以自己的農村宅基地、標準房、果林地、廠房、加工設備等資產,以民間契約的形式抵押給合作社作為反擔保,合作社再為社員在銀行的貸款提供擔保。截至2019年5月末,該合作社已通過該模式發放“兩權”抵押貸款497筆,余額8032萬元。

  合作社與農信社的對接是通過2015年設立的民富農村可持續發展中心(以下簡稱“民富中心”)實現的。

  民富中心是聯合國開發計劃署(UNDP)、商務部和人民銀行“在中國構建普惠金融體系”項下的實踐研究項目。民富中心成立以來,幫助孵化、規范農民專業合作社,引導金融機構面向農民專業合作社社員提供批發性貸款及配套金融服務,實現農戶生產資金的可獲得性和低成本性,從根本上突破農村金融發展的瓶頸。

  截至2019年5月末,金融機構通過民富中心累計為合作社社員提供信貸資金2663筆,金額7.28億元,發放農信社“民富卡”1.9萬張、授信8.42億元,用信3.41億元。

  做普惠金融得讓銀行愿意做

  “做普惠金融得讓銀行愿意做。”古田縣縣長黨帥說,在“合作社擔保+農戶資產反擔保” 模式中,反擔保打消了合作社的顧慮,擔保又打消了銀行的顧慮。

  除此之外,古田縣政府還向民富中心注入2400萬元風險補償基金,探索建立“農戶資產+合作社保證金+縣財政風險補償金”風險防控模式,構筑三道風險防線。

  具體來看,對經處置后的貸款實際損失部份,財政補償70%,金融機構承擔30%;由合作社在合作銀行存入一定比例的保證金,以至少1比5的比例為農戶信貸提供擔保,農民將資產抵押給合作社,一旦出現風險,由合作社進行資產處置,采用收儲返租或轉讓的方式,實現涉農資產的可流轉。

  近兩年來,“民富中心”網絡已經在古田縣、鄉、村實現三級貫通,溝通政府、銀行、合作社、農戶,并形成了集便民服務、產業發展、金融服務、精準扶貧為一體的綜合服務平臺。

  民富中心著力對合作社進行引導和規范,其中8家已對接農信社等金融機構開展信貸業務合作,有效助推農民專業合作社發展壯大,助力農業產業化發展。

  通過與民富中心合作,這8家合作社生產、 加工、販運農產品年產值達52780萬元,比加入民富中心前增加22780萬元。合作社社員總數達1289人,比加入民富中心前增加 557人,有效帶動128戶貧困戶脫貧致富。

  “普惠金融是手段,鄉村振興是目標。”黨帥說,古田縣的經濟體量在福建和全國都處于中游位置,古田縣的普惠金融探索可以為其他地區提供可復制的經驗。

    2017年,亞南電機和時代新能源聯合成立了寧德時代電機股份有限公司,專門為新能源汽車配套生產多規格、高品質永磁電機。這期間寧德市銀行業金融機構積極介入,主動對接融資需求,通過技改資金政策、再貼現政策等持續為企業的發展注入資金“活水”。截至2019年5月末,該企業貸款余額251萬元,銀行承兌匯票余額438.64萬元、銀行承兌匯票貼現余額66.9萬元。圖為寧德時代電機生產車間一角。 本報記者 李國輝 攝

  以前的生活方式成了新的生產方式

  福安市下白石鎮下岐村是閩東連家漁民上岸第一村,全村782戶3571人。上世紀80年代,漁民們以船為家、居無定所、終日漂泊,過著“上無片瓦、下無寸土”的生活。1998年、2000年習近平同志曾兩次到下岐村開展調研,要求實施搬遷造福工程,讓漁民上岸定居,如今下岐村連家漁民已經過上“搬上來、住下來、富起來”的幸福生活。

  53歲的江成財是曾經的連家漁民中的一員,他說:“不敢回想以前祖祖輩輩都生活在船上的日子,臺風來了甚至可能送命。”2000年,江成財一家搬上岸,住進政府提供的房子定居。他先是在工地打工,后來從信用社貸款購買幾十萬元的設備,開始自己承包工程,現在一年能掙幾十萬元。

  截至2019年5月末,寧德市金融機構對下岐村連家漁民發放貸款余額265筆1353萬元。寧德市金融機構立足連家漁民海上養殖等特色產業,精準對接產業資金需求,推出“農e貸”“幸福貸”“村村貸”等金融產品;積極推動扶貧開發由“輸血”向“造血”轉變,引導轄內銀行業金融機構對該村發放助學貸款,解決漁民貧困學子上學問題。

  “1997年以前,下岐村沒有一個大學生,現在村里已經有200多名大學生了。”下岐村黨支部書記鄭月娥說。在普惠金融的幫助下,下岐村村民從以前的單一捕撈實現了產業多元化。以前的生活方式,變成了現在新的生產方式。周邊的有些海鮮烹飪廚師,就是下岐村以前的連家漁民。

  林權抵押貸款:“直接抵押+收儲擔保”

  2001年7月,作為全國林改第一縣,龍巖市武平縣在全國率先啟動集體林權制度改革試點。全國第一本新版林權證誕生于武平縣捷文村。

  捷文村的林農李廣軍家里有200多畝林地,家庭主要收入來源于林下種植靈芝。去年他的種植規模只有100畝,今年他在農信社貸款40萬元,把養殖規模擴大到了500多畝。“以前林農很難貸款,必須要找公務員擔保,現在可以用林權證做抵押,貸款方便多了。”

  自2013年以來,武平縣林權抵押貸款創新形成了“直接抵押+收儲擔保”貸款模式,成立了1500萬元的收儲擔保基金,對擔保的不良林業貸款實行“先代償、后處置”。武平縣林業收儲擔保中心以擔保基金按林農結欠銀行貸款本息價格向銀行業金融機構購買林權,歸還銀行貸款,再對購買的林權進行處置、變賣、持有等形式的經營管理。較好地防范了信貸風險,充分調動了金融機構開辦林權抵押貸款的積極性,有效破解了抵押林權處置難問題。截至2019年5月末,武平縣共發放林農“直接抵押+收儲擔保”模式貸款698戶,金額8282萬元,貸款余額1894.3萬元。

  2016年武平縣林權服務中心成立。中心在此前的森林資源資產評估、林權收儲擔保、林權流轉交易功能的基礎上,又整合了林業局、不動產登記局、合作銀行資源,新增林業信息服務和林權抵押貸款服務,推行一站式服務,有效解決林權抵押貸款“五難”(評估難、擔保難、收儲難、流轉難和貸款難)問題,打通林權融資”最后一公里”。

  普惠金融關鍵詞:多樣性、可持續

  福建省素有“八山一水一分田”之稱,山海、城鄉發展差距較大。尤其是地處福建東北部和西南部山區的寧德、龍巖地區,由于交通不便,金融服務受到比較大的制約。因此,普惠金融對于這些地區的經濟發展和鄉村振興有著極大的意義。

  福建共有約10000個鄉村,與主要城市距離遠,對金融服務有強烈訴求。普惠金融最初在福建的落地體現為人民銀行推動設立的助農取款點,目的是解決農村地區取現難的問題。近年來,助農取款點優化升級為普惠金融服務點,以原有的小額取現、轉賬、繳費、農村社保金繳納、社保卡激活等業務為基礎,拓展了貸款需求預約登記等業務,使農民“不出村”就可辦理支付、信貸、保險等金融業務。

  “幾十年前,如果想做到‘普’,就會增加成本、不可持續。而技術的進步使得‘普’成為可能,降低了普惠金融推進的成本。”中國人民銀行福州中心支行行長單強說,發展普惠金融要進一步發揮數字技術的引領作用。

  “同時,普惠金融并不是千篇一律的,而是需要有多樣性和針對性,而且最重要的是可持續。”單強介紹,福建各個縣、鄉甚至村都有各自的支撐產業,同時伴生著中小微金融機構。這些中小微金融機構發育得好,與產業配套也好;他們創新了很多金融產品,都特別適合在小范圍、針對特定產業做配套。鄉村振興是普惠金融的重要著力點,兩者是共榮共生的關系。福建農村經濟的發展得益于普惠金融的支持,反過來也給金融機構的生存發展提供了很好的土壤。

責任編輯:袁浩
新疆喜乐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