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財經時評CURRENT AFFAIRS
財經時評 / 正文
資管行業轉型期待“開放力量”

  資管行業轉型已行至半途。資管新規出臺一年多以來,行業在不懈努力中回歸本源,一些風險逐步出清,轉型升級取得了積極成效。但轉型無法一蹴而就,挑戰仍舊嚴峻。在資管行業轉型進入深水區之時,更需要用開放增添動力。監管因勢而動,在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以下簡稱“金融委”)近期推出的11條金融業對外開放舉措中,針對資管行業的對外開放值得關注。

  數據顯示,截至2019年一季度末,我國金融機構資管產品余額近80萬億元, 應當看到,雖然資金管理規模巨大,但資管行業在我國仍是一個尚待成熟的行業。在日前舉行的“2019中國資產管理年會”上,金融委辦公室秘書局局長陶玲表示,資管行業是一個多年高速發展、積累了不少問題的行業,也是一個優勢突出、前景光明的行業。與全社會豐富的投融資需求相比,資管行業仍是一個供給不多元充分的行業,理財子公司等新型理財機構的出現,機遇前所未有,挑戰也前所未有。

  資管行業在轉型中遇到新問題實屬常態。面對新鮮的、發展中的問題,應該向先行者和成熟者汲取經驗。資管行業對外開放的意義正在于此。陶玲總結了開放能夠給予資管行業轉型的動力:一個成熟的資本市場,需要有豐富的投資者結構。從實踐來看,外資資管機構往往管理規范,資產持有平均周期長,客戶服務理念也比較先進。引入外資資管機構,既可以為不同需求提供更多的產品供給,也可以增加資本市場的機構投資者,讓投資行為更加理性。國內各類資管機構也能夠對標國際水平,取長補短,提升管理能力,促進業務升級。

  具體看此次資管行業的開放舉措,學習先進和互補互利的意味明顯。其中,第二條措施著眼于方興未艾的理財子公司:鼓勵境外金融機構參與設立、投資入股商業銀行理財子公司。理財子公司是資管行業的“轉型之作”,承載著各方期待。理想中的理財子公司,應當脫離母公司市場化運營,實現獨立完善的風險隔離,應當是差異化、個性化的市場主體,是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突破口之一。但作為新事物,理財子公司沒有現成的成功案例可循。要想如愿,仍要面對不少待解難題。

  在中國銀行業協會副秘書長白瑞明看來,銀行理財業務轉型尚存同質化嚴重、投研能力不足、風控體系不健全等問題。與國際先進的銀行資管相比,國內銀行理財業務的產品體系、經營策略、投資標的、定價能力等大同小異,難以形成差異化競爭優勢;國內銀行理財投資的主動管理能力較為粗放,離精細化、專業化的主動投資管理尚有一定差距;而現有的銀行理財風控體系脫胎于母行的授信審批體系,普遍存在重信用風險、輕市場風險的情況。

  解決上述難點,應借助對外開放。引進在財富管理等方面具有專長的外資金融機構,投資入股銀行理財子公司,有利于引進國際上資產管理行業先進成熟的投資理念、經營策略、激勵機制和合規風控體系,豐富理財、資管產品的供給,形成差異化特色化的產品體系。通過對外開放,能夠提高理財從業人員的投研水平;而借鑒國外成熟的風控體系,有助于我國理財子公司建立市場化、專業化的風控體系,而不是簡單照搬母行的風控體系。

  第三條開放措施關乎資管市場的多元化:允許境外資產管理機構與中資銀行或保險公司的子公司合資設立由外方控股的理財公司。這在國內屬于一類新的金融機構,對于潛力巨大、前景廣闊的資管市場來說,可以豐富產品供給,滿足市場的多元化需求。對于這類機構,其具體營業范圍、投資范圍、監管方式還有待進一步探索。銀保監會表示,對于理財公司,前期可采取試點方式,優先支持國外市場公認的成熟穩健財富管理機構進入,既可全部募集人民幣資金,也可募集部分外幣長期資金。這表明,外資機構進入中國資管市場將有更多選擇,資管市場的產品、服務供給將更加充分、多樣化。

  總之,對于資管市場,對外開放有益于汲人所長、解決問題、控制風險。秉著學習先進的態度擴大開放,中外資產管理機構可以實現互補與錯位發展,在同臺共舞中豐富市場供給,滿足投資者與實體經濟的多樣化需求。

責任編輯:楊喜亭
新疆喜乐彩走势图